週二, 13 十一月 2018 06:15

LM2全球限量12只白金幻紫版

 作者為  editor
評分此項目
(0 投票)

Legacy Machine 2系列如今推出最終版本,白金幻紫款,全球限量12只...

 

人類肉眼能察覺的光譜介於紅色與紫色之間,紅外線與紫外線分別為兩端的界線。當眼睛看到紫色時,其實正是接收人類肉眼能辨識的光波範圍極限。 



Legacy Machine No.2 同樣締造了鐘錶世界的最高巔峰。2013 年推出時,成了傳統機械製錶市場中外觀最前衛的錶款。多年後的此時,LM2 依舊穩佔創新製錶工藝的地位,全新紫色錶盤版本,搶眼吸睛的特色延續王者的霸氣。 



LM2-WG_Purple_Front_HRES_CMYK_1

LM2 同樣採用原創錶款的白金材質,將幻化如謎的機芯以細膩精緻的手法框在錶殼裡。LM2 白金幻紫版延續 LM2 鈦金屬版的最新懸浮平衡擺輪設計,以優雅的姿態重新詮釋首款 LM2 的工業設計美學。光波折射的幻紫錶盤經化學氣相沈積法(CVD)處理,均勻地鍍在錶面,隨著不同角度的反射光線,呈現從深紫羅蘭色到幾近電鍍離子的紫色調,展現獨樹一幟的色彩。 

 

 

Legacy Machine將歷史上最偉大的製錶師們所發明的重要鐘錶裝置,進行了一種驚人的重新詮釋。然而第一眼看到LM No.2上藉四隻優雅弧形支臂高懸於錶盤的雙飛行擺輪時,或許任誰都會對這種天馬行空的現代造型感到些許疑惑吧?但請別誤會,事實上LM2這只錶的淵源能追溯到超過250年前的三位偉大製錶師:亞伯拉罕.寶璣(Abraham-Louis Breguet,1747-1823)、費迪南.貝杜(Ferdinand Berthoud,1727-1807),以及安提.尚菲爾(Antide Janvier,1751-1835)。



這三位18世紀的鐘錶傳奇之所以留名,不僅僅是因為他們的發明天賦,還因為他們都製作過具有兩個擺輪的座鐘與腕錶。 



置於錶盤最顯眼的高處,LM2的這兩枚舞台焦點是從製錶史上最罕見的機制之一──雙整時器(dual regulator)上獲得靈感,同時也是向其表達致敬之意。而另一項同樣罕見之處,則在於LM 2的雙擺輪是經過一個差動齒輪,將兩者平均的震頻傳送至一組單一的輪系上──這在大部分的雙擺輪鐘錶上往往是由兩枚機芯獨立運作。 



在LM2圓拱形藍寶石水晶錶鏡下的錶盤──實際上也是這枚經精心打磨的機芯上層基板,為我們示範了何謂具對稱美感的極簡風格。錶盤由上至下的配置為:位於12點鐘位置的白色漆面時分盤與藍色金質指針,和6點鐘突出錶面的大直徑差動齒輪形成了視覺上的完美平衡。錶盤由左至右的排列,則是雙飛行擺輪與各自的擒縱系統如鏡射般相對,及從中心固定住擺輪游絲的單臂支架。 



當雙整時器的懸浮平衡擺輪緊緊抓住欣賞者的雙眼時,傲然立於錶盤下方的大直徑「行星差動齒輪(planetary differential)」,其實才是LM2真正的心臟。這枚齒輪是微機工程上的一大挑戰,尤其是以差動齒輪連結複數整時器的鐘錶裡面,僅極少數能夠在如此複雜的高精準機制下克服這項挑戰。這枚差動齒輪扮演著三種角色:一、將動力傳遞給兩組整時器。二、從兩組擺輪上分別接收等時頻率。三、將兩組整時器的平均頻率傳送給走時輪系,以便顯示最終的時間資訊。



LM2的機芯是由獲獎製錶師Jean- François Mojon (2010年日內瓦鐘錶大賞最佳製錶師得主)及Chronode的製作團隊共同為MB&F特別研發而成。享有業內美譽的獨立製錶師Kari Voutilainen,也向外保證這枚機芯的風格美感與19世紀高品質的傳統鐘錶一致,並有著至高的手工打磨工藝。 



無瑕的日內瓦波紋、金質套筒、拋光倒角,以及精心處理的橋板內倒角(無法以機器打磨),展現了這枚機芯無與倫比的精緻打磨。秉持MB&F透明化的精神,這兩位主要負責機芯的製錶師大名,也將以手工鐫刻於機芯背面。 



在這三位歷史上最偉大的製錶師將雙平衡擺輪裝載於機芯內的250年後,MB&F以這只將雙擺輪懸置於機芯外側的腕錶──LM2,頌揚他們開創時代的成就。

 

 

LM2在2013年推出,相繼發表了18K玫瑰金與18K白金版,以及18只具有亮眼天空藍錶盤的限量鉑金版。並在2017年推出限量18只的鈦金屬款式。 



Legacy Machine 2系列如今推出最終版本,白金幻紫款,全球限量12只。

上次修改於 週日, 18 十一月 2018 08:58
editor

editor

www.happymacao.com
E-mail:
這個 E-mail 地址已經被防止灌水惡意程式保護,您需要啟用 Java Script 才能觀看

Social Profiles

Facebook 網絡動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