週五, 04 十一月 2011 10:15

盧傑樺詩選《等火找到水為止》

 作者為  editor
評分此項目
(0 投票)

 

盧傑樺的詩歌形式不算很實驗、很後現代、很形式主義,但你可以看到他的藝高人膽大,以及對建立個人風格的遠見和努力。讀他的組詩,平靜處聽到意韻悠長的民謠,轉折處聽到史詩式的鋪陳,戲謔處聽到雷鬼和嘻哈,激昂處聽到重金屬搖滾,昇華處近乎是一曲美國南部敎會的聖詩騷靈。他大概是澳門少數致力探索詩歌音樂性的詩人之一。

 

等火找到水為止

藍調影響了盧傑樺的詩歌形式,宗敎和切·格瓦拉影響了他的詩歌內容,所以他的詩中充滿對愛和犧牲的強調,以及大量《聖經》經文、革命英雄事蹟和神話典故的運用。

 

“宗敎的確改變了我。我的創作多少也得益於我的敎育工作,因為它需要對人的心理和行為進行大量觀察。我的詩中常常有很鮮明的‘人’的存在,特別着重呈現小人物、典型人物的多面性,好像澳門街常見到的小商店阿姨,或不可能在本土出現的拳王阿里、切·格瓦拉等,這些人都在默默地犧牲自己而對人類有所貢獻。我現在工作也好,詩歌創作也好,都很少計較自己的得失。這也是一種革命,一種犧牲精神。”

 

這種犧牲精神,幾年前他在個人詩集《等火抓到水為止》中提過:“火與水是愛最形象的詮釋。火要怎樣才可以抓到水?愛要怎樣呈現才不會彼此傷害?是我這些年來不斷尋求的。”聽來就像他筆下那個希臘神話英雄薛西弗斯,不斷推石上山又徒勞無功。我問他,那麼現在有答案了嗎?

 

“還在追問中。火和水,就像愛和恨、和諧與破壞;只能不斷尋求,又沒有結果,這就是人的無助之處。只能不斷尋問直至死去。詩在當代是很無力的,詩人的工作也僅此而已。”

 

等火抓到水為止(節錄)

——— 給I. M.一首關於愛與死的革命歌

二、我喝一口馬黛茶,才叼着我剛燃起的雪茄 *

 

(一)

 “堅強起來,才不會丢失溫柔。”—— 切

(在一個切格瓦拉的早晨。)我喝一口馬黛茶,又點燃一支

雪茄,手指輕輕彈落煙葉生前死後的骨灰,如花火乍現

從古巴的哈瓦那到玻利維亞的猶羅山峽,從拉波特拉撒牌羸弱的

摩托車到格瑪拉號行將就木、行即入水的木船,從流浪

到革命,從生到死。我願意用接近生命盡頭的氣息

發現生命、發掘生命、發動生命。因為生者才了解生命,正如死者

可以看見一切的死亡。點燃一支火炬,管它熄滅,還是化成灰?

從反巴蒂斯塔政權到反帝國主義,從哮喘病發作的存在到

九顆子彈入侵死亡。從堅強到溫柔,從火到水,從雪茄

到馬黛茶,目光總如貝蕾帽上的星,孤獨一個,卻是

最明亮、最潔白、最具穿透力。一如水中的篝火

1967年10月9日清晨,那時那刻,他在想甚麼?

他在想,火或水是不朽的!


資料來源:澳門日報

上次修改於 週五, 04 十一月 2011 10:25
editor

editor

www.happymacao.com
E-mail:
這個 E-mail 地址已經被防止灌水惡意程式保護,您需要啟用 Java Script 才能觀看

Social Profiles

Facebook 網絡動向